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男/女神Χ你|金毛组】病娇十五题7~9

人物分别是:江之岛盾子,百夜米迦尔和乱藤四郎
本来打算写哈莉奎因,但是名额一共只有15个,而傻逼作者却还想写银发黑发蓝发('・ω・')
so我哈莉女神就被我默默放下惹(○'ω'○)
以及你们不知道,我翻遍lofter才找到一个米迦男你的那种要死感(去死啦这什么鬼形容)('・ω・')所以干脆本宝宝自产粮好啦!

日常犯病,ooc属于作者
上期分别为红发组和橙毛组,喜欢的话不要大意的小红心吧QwQ
7.江之岛盾子
"前~辈~人家就要找到你喽!"熟悉的嗓音离你愈发近了,你拼命捂住嘴,生怕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引来那个金发的神经病。

元气满满的双马尾美少女哼着歌,闪着亮而迷人的蓝眸,踏着高跟的靴子,抱着黑白相间的熊,不急不慢地走在木质地板上。周围的器具溅着大面积拖着长长尾巴的血迹,空气中浮动着铁锈的味道,几乎勾得人恶心。可这个女孩却依然带着满面的笑容,看起来没有一丝惧意。

"阿拉拉~"她猛然抬起了金色的脑袋,歪了歪那张好看的脸,带着小孩子般欢欣雀跃的神色,望向你的所在地:"找~到~你~喽!"

你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啊咧?前辈为什么要哭呢?"不解地望向你,突然间面无表情的女孩子直勾勾地盯着你看,"明明说好了如果抓到前辈的话,那么前辈就是我的了。"

"不要……"你流着泪,小声地呜咽,"盾子……求求你……"

"诶?这么说,前辈是想反悔喽?"神情从沉闷转变为恍然大悟,她又恢复了那种元气满满的形象,声音也重又变得清脆活力,微微软着语气,撒娇一般道:"前辈真过分呐,我这样可爱的女孩子竟然会被嫌弃?啊啊啊不过流眼泪的前辈果然最可爱啦!被绝望填满了的前辈,人家真的超~喜欢啊!"

那些淤泥一般的恶念,透过她那张绮丽的皮,一点点往外渗了出来。

"不要哭啦,"把藏在角落里的你拉出来,她近乎温柔地舔了舔你的泪水,白玉般的指尖小心捧着你的脸,如此轻柔如此珍惜,就好像你的脸是水晶做的。"前辈不喜欢这份绝望吗?这可是人家的特意为前辈准备的呢。"

"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她忽地收回了手,把那只黑白熊摆到身前,以一种幼女般天真娇艳的声音脆生生地说:"其实呢,前辈不是人家第一个喜欢的人哦!但是前辈绝对不用担心有什么狗血前男友的事情发生哦!因为人家已经把那家伙杀~掉~啦!"

肾上腺素疯狂分泌,你一张脸煞白煞白。

"啊,不过那个时候人家是为了品尝更深切的绝望才杀掉他的。"继续卖萌似的摇晃着熊,她的声音不见一丝阴霾,"但是前辈放心好啦!人家都已经把最喜欢的绝望送给你了,当然就不会再因为这个而杀掉前辈啦!因为人家真的真的是超级超级喜欢前辈啊!"

"但是呢,"放下了熊,女孩子面对着你,那张精致的脸上缓缓绽放出璀璨的笑容:"因为人家实在是太喜欢前辈了,而现在的前辈却不喜欢人家。感情本来就是多变的,与其眼睁睁地看着前辈喜欢上别人,还不如现在就断了所有的可能性。"

这话像是一种暗示,当最后一个字被她咬字清晰,近乎优雅地吐出来的时候,你听到耳边似乎传来了飒飒的风声。
8.百夜米迦尔
这个夜晚是白色的。

久违的大雪铺天盖地下,天地间都染上了一种空落落的白,壮丽却寂寞。树枝头垂下的雾凇让这单调的白多了几分梦幻般的色彩,晶莹剔透的好像个童话。月光照在它的身上,,显得尤为冷清。

你趴在窗户上,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那一片雪白。白光刺得你眼睛发疼,但你仍舍不得离开,揉了揉眼睛后又执着地望过去。

许久,远处终于出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白色的斗篷配白衣白鞋,要不是那头标志性的浅金色短发,你绝对发现不了他。你定定地冲着那人影端详了好一会儿,突然扭头就推开了门,也不顾屋外寒冷的空气,一边跑一边朝那人影大声呼喊:"米迦哥哥!"

像是受惊一般,他抬起头。

你看见他抬起那张美好有如天使的脸,精致的脸颊猛地划过空气,晴空一般的双眸多了几分欣喜,但那份欣喜来得快去得也快,与某种特别的情感交织在一起,被扭成一股复杂的绳。

"米迦哥哥!"你欢呼着扑到他身上:"你终于来看我啦!"

他嗯了一声,俯身抱起你,往日温柔的声线在你耳边响起:"下次别这样啊,你难道不怕发烧吗?"

你摇了摇头,好像是才感觉到冷一般使劲往他怀里缩,把他的斗篷往自己身上盖。他并没有为此多说什么,反倒是冲着你唠叨了一路不穿好衣服就乱跑的坏处。你自知理亏,便安安静静地缩在他的怀里,时不时嗯一句敷衍。

到了家以后,你便急忙从他的怀里跳下来,蹬蹬蹬地跑去给他倒水。那个金发的少年则坐在沙发上,看着你捧着杯子走向他,不知怎么地忽然想起了你们的初见。

"真怀念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语似感慨:"那个时候你还是小小的一只,趴在我腿上怎么也不肯撒手。现在都这么高了啊。"

颇为骄傲地点了点头,你看见他的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却转瞬即逝。

"……米迦哥哥?"你歪了歪头,小心翼翼地把水杯放在桌子上,转而去拉他的衣角。

他深深地呼吸,冲着你勉强地笑:"我只是想,假如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有现在这么大,那你肯定不会拥抱我这个怪物的。"

"我才不会呢!"你第一次看到那双天空色眼睛周围聚集着墨色的云,忙慌慌张张地为自己辩解:"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喜欢哥哥的!真的!"

他仍旧摆出那种苦涩的笑容,颤颤地,像是层糊上去马上就要掉下来的纸浆,"没关系,因为注定会被厌恶的吧?我这个堕落了的人类。"

"……哥哥?你怎么了?"

然后你便惊讶地发现,你温柔又阳光的米迦哥哥,哪怕因为吸血鬼而被人类嫌弃憎恶却没有沉湎悲伤的米迦哥哥,坚强且永不放弃的米迦哥哥,眼睛里有晕着夺目阳光的蓝天的米迦哥哥,笑容终于垮了。那片明媚的天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真切的难过。他抱住你,动作一如既往得温柔,你却敏锐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好像不一样了。

"被我视为家人的人有了新的家人了,"他耳语,你费了很大力气才听清他的声音:"而且他啊……对我举起了刀。"

"xx一定不知道你说的话让我有多开心,"他继续小声地趴在你的耳边,"但实际上我却不敢去相信呢,因为这句话实在是太漂亮了,就像小时候,院长发给我们的糖一样。那种糖看起来鲜艳又靓丽,实际上却特别难吃。"说这句话时他几乎笑了起来,细细的气流被喷到你的脖子上,有些痒,你条件反射般往后缩了缩,却被他用更大的力气箍住。

你突然从心底生出一种恐惧,类似于动物的本能一般,努力控制住才没有使自己当场挣扎起来。

"我和你说过了吧?小时候的事情。"像是没有注意到你的不自在,他继续自言自语:"你真的是一个非常贴心的孩子啊,当场就把晚饭分了一半给我……明明自己碗里也没有多少东西。"

"但是,你对我这么好会让我害怕啊,我总是会想,假如你长大之后要是和他们一样讨厌我,我该怎么办?一定会疯吧?"语气渐渐低了下来,你感觉到他眷恋般摩挲着你的脖颈:"所以让我任性一回吧,请务必原谅哥哥。"
9.乱藤四郎
那个男孩子,漂亮的像妖精一样。

金橙色的长发,纤细艳丽的五官,睫毛浓密眼型妩媚,樱红的唇像一簇最浓艳的春,看一眼也叫人心醉。他微微舒展着笑意,颇有些漫不经心地扫过你带着泪痕的脸,很是亲昵地捧起你的脚,从足心开始,一点点往上,细细地舔。

"受不了了,您不管怎样都是这么美啊…"有病态的嫣红染上那张妍丽的脸,他满眼的陶醉,眼波流转间像涂了蜜,甜腻的味感却引起你暗暗的啜泣。

"哭泣的您也一如既往的可爱呢。"面不改色地冲着你微笑,他低头,滑腻的舌游走于你暴露在空气中的双腿,带着近乎顶礼膜拜一般的虔诚。所有的感官都被无数次放大,被绑起来的你却无处可逃。

你的大脑快爆炸了,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只是提了提和乱酱去现世买裙子,引来的后果却如此严重。以往那个可爱漂亮的像个女孩子的乱藤四郎好像是坏掉了,完全被染成了黑泥色。

"我啊,其实很早以前就想这么对您了呢。"亲昵地搂住你的脖子,他跨坐在你的身上,毫不避讳地把你拥了个满怀:"您总是把我当成妹妹看哪,好讨厌。"怀中的身体明显不属于软乎乎的女孩子,而是有着少年挺拔劲节的风姿。你开始后悔起来,为什么以前的自己就没发现呢?

抬起青葱般的手指,他轻抚你的眉眼,细细的,柔柔的,却透着悲哀,好像将死之人祈求那镜花水月的幻影。他的手指划过你脸部的每一块肌肤,不含一丝情欲,有的只是纯粹的爱意。

"真是,主上明明说过最喜欢我的啊。"他轻轻开口,艺术品一般的手指轻落于你的双唇,"可你现在为什么会这么害怕呢?"

"主上超过分的。"撒娇般开口,他却扯开了你们两人的衣服,"其实您只是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吧?平时也经常对着其他人这么说,结果只有我一个笨蛋把您的话当真了。"

伴随着衣衫落地,你这才发觉他其实并不瘦弱,他的身材纤细却挺拔,四肢匀称,有一股流畅的美感。下一秒,你就觉得上身一凉,有什么东西滑到了地上。

冲着你露出一个病气满满的笑容,他低头,轻轻啃咬你的锁骨,双手扶住你的腰,暗示性十足地往自己跨下带了带。

感受到那片凸起的炽热,你被吓懵了,不顾自己的双手被他绑住,当下便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乱!你敢!马上停下不许碰我!你这变态!"

"呀,真是的,主上您又把我当成笨蛋了吗?"轻佻地舔了舔你光滑的肌肤,他笑得愈发温柔羞涩:"才不要呐,今天的主上,"

"可是我一个人的哦♥~"

评论(27)
热度(337)

© 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