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男/女神Χ你|红发组】病娇十五题1~4

几个红毛分别是:赤司征十郎,我妻由乃,齐木楠雄和赤羽业

ooc的话请见谅,以及祝各位小天使食用愉快w

本来打算写30题,但是我高估我的勤快程度了……

啊其实人家也好想写真姬小天使的说QwQ

1.赤司征十郎

你偷偷抬眼看了看对面正低着头优雅进食的红发男孩,目光划过对方白皙精致的锁骨和秀气迷人的唇,落在他那双略显冷淡的绯色眸子上。他的睫毛浓密且长,沉默时有种极迷人的英气,整个人都好看到不像话。

"xx,是觉得午饭不合胃口吗?"许是你的视线太过明显,让他开口问道。他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绯色的眸子望向你,带着某种可被称为"瑰丽"的光辉。

"没什么啦,"你赶紧摆了摆手,笑着说:"都怪阿征太好看了,总觉得即便不吃饭,只是看着阿征我也能饱啊。"

"所以说,这就是你每天都要剩饭的理由?"你的男朋友不为所动,声音依旧华丽而冷。

"阿征你好讨厌!"你愤愤不平地挖了一勺咖喱,塞进他的嘴里:"你还是别说话比较好!你这个态度很容易失去我的!"

真是,这个家伙难道就不能适当地羞涩一点吗?总是被他撩,难道你就不能反撩吗?这么想着,你又不由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却刚好捕捉到他嘴角未散尽的一抹笑意。

啊啊,讨厌。你恼羞成怒,低头吃饭,不打算和这个家伙计较,却没有发现对方逐渐变得幽深的眸。

毕竟,只有他才知道,他究竟为了什么而笑。

那是对你的嘲笑,嘲笑你的自不量力,嘲笑你这份幼稚的,想要逃离他的言语。

那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他瞥了一眼你依旧气鼓鼓的脸,那双你深深迷恋着的绯色眸子闪过某种狂热的痴迷。

这是一双多么美好的眼睛啊,它却看不见那个红发男孩面对你时感情满的就快要溢出来的双眸;这是一双多么美好的耳朵啊,它却听不见那个红发男孩面对你时狂跳几乎爆表的心脏;这是一双多么温柔的手啊,它也堵不住那个红发男孩面对你时,脑海中不断涌出来的,黑色的绮念。

以及它们的主人,多么的无邪,多么的天真。她从来都不知道她进去的是一个怎样的狼的口中,也从来都不知道她拥有着一份疯狂且无法拒绝的感情。她一直在刀尖上跳舞,偏偏自己毫无知觉。

毕竟,只有他才知道,他究竟能为你做到什么地步。

他曾派人在你家里安装摄像头,闲暇之余便透过屏幕注视着你,你不管做什么他都愿意这样注视着你。即使你在写作业时不小心睡着了,凌乱的发丝海藻般铺在大大小小的习题册上。这个时候他也依旧看着你,目光贪婪地舔着你白皙的脖颈。

他也曾跟踪过你,看着你走过大街小巷,线条优美的小腿亲吻着盛夏的阳光。你偏头对着挚友笑得肆无忌惮,同时他克制地看着你明媚到嚣张的笑容,告诉自己把你关起来是犯法的。

还有那个曾经向你告白的学长,那个欺负过你的同班女生,你不是一直很好奇他们去哪儿了吗?其实很简单,他们去了一个地方,一个永远也不会打扰你的地方。

以及告白时,你只看见了他风度翩翩,贵公子般气度华贵的样子,却不知他在那份无害外表下,从心底涌出来的黑暗。他真心诚意地打算,如果你的回答是拒绝,那么等待你的将是囚禁与与世隔绝。

这是那个名为赤司征十郎的少年,所给予你的,黑暗系的爱。
2.我妻由乃
"可是,最近电视里说经常有人失踪……"你不安地看向自己貌美如花的女友,抓住她的手,"还是让我爸爸送你回家吧,我怕你出事。"

"xx桑好温柔啊。"她睁大那双明亮的红色眼睛,素色的脸颊染上淡淡的绯。

"但是很抱歉,我不需要哦。"她看见你陡然害羞的样子,轻轻笑了起来。女孩走上前,搂住你的脖子,低头,与你额头相抵。她那双宝石一样的眼睛里有一种绚烂的美,让你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对于我来说,xx桑才是最重要的呢。所以说xx桑只要让自己安安全全就好啦。"她的声音娇娇气气,这样子拉长了语调说话让你的脸不由地红了起来。

"那,那我就回家了。"你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期期艾艾地说了一句。朝她道了别,便躲进屋子里。

你靠在房门上,长舒一口气,只觉得心脏狂跳。

真是的,这可是在你的家门口诶!由乃她居然做出那种举动,真是太让人害羞了!你这样愤愤地想着,思绪忽然又飘到新闻里的失踪案,不由担忧地望向窗外。

虽然体育很好,但是由乃她毕竟只是个学生啊,又是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什么的,真的没有问题吗?

你不知道的是,你所担心的对象压根就没有回家,而是躲在一个不起眼的没有摄像头的街角,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刀。

许久,她所等的对象终于来了。那是个笑起来像阳光一样的男孩,人缘不错,身体也很好。可是在被我妻由乃毫不留情地一刀斩断脚筋后,仍旧尖叫着跪了下去。可是我妻由乃完全不顾男孩的哀嚎声,她拖着男孩进了一条根本不会有人来的小巷,阴沉着脸,将他丢了进去。

她完全不顾男孩的哀嚎,泄愤似的用长刀在男孩脸上划了几道。对方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发出凄厉的惨叫。可是她看着那几道血肉翻滚的伤口,却是露一个出了一个病态的笑容。

"啊啊,居然敢勾引我可爱的xx桑,你这没有羞耻心的贱人。"她说,语气有种奇异的上扬。有点点血迹溅到那张软玉似的脸上,带着凄艳的美。

她伸出舌,舔舔自己红艳艳的唇,控制不住地发出一连串咯咯的笑声,银铃一样。她丝毫不在意男孩恐惧的眼神,反而扬起自己漂亮的脸,小孩子一般地冲着他炫耀:"告诉你,xx桑最近几天都是很由乃一起回家的哦!xx桑对由乃超级温柔!xx桑早就是由乃的女朋友啦!你这贱人居然还敢觊觎由乃的女朋友?"她突然又不高兴了,于是长刀干脆利落地向他砍去,男孩的腹部顿时一疼,血如泉涌。

"xx桑是由乃一个人的。"她站了起来,冷漠地看着男孩的狼狈样。"不论是谁,只要敢碰她,由乃都会让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后悔的。"她这么自言自语道。

"所以啊,就请觊觎由乃的xx桑的你,下地狱去吧!"
3.齐木楠雄
(注:『』里为内心活动)
炎热的夏天,你趴在书桌上写暑假作业,嘴里叼着棒冰。对于疯玩了一个月的你来说,作业算不上简单,更何况做的是你最不擅长的数学。

终于,在遇到一个难题后,你选择了放弃。把笔一扔,可怜兮兮地趴在桌子上,视线转到你正在看书的男友身上--

『小~楠~』

『没门,作业要自己完成。』对方头也不抬地拒绝了你。

『……那我要吃棒冰!帮我买!』

『已经是第二根了,你生病了怎么办?』再次拒绝。

『嘛我才不怕,反正有齐木大大帮我。』你冲他献媚。

『如果不帮我的话,那我就只能自己去买了。』你朝他放了个大招。

果然,你看见他犹豫片刻,身影突然凭空消失。

嘿嘿嘿。得逞了的你扑到他的床上,舒服地打了几个滚。

你知道齐木讨厌你和他人接触,不论是异性还是同性。所以从小时候开始,为了哄他开心,你也戴上了和他款式相同的手套,并尽量减少和别人接触的机会。可是他却依然讨厌你出门,讨厌接触你的每一个人。

"真是可怕的占有欲啊,"你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自言自语道:"超能力者都是这样吗?"

即便是去帮你买棒冰却依然关心着你心里活动的齐木楠雄听到你内心对于他"占有欲可怕"的品价,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

呀嘞呀嘞,原来对于xx来说,仅仅是这样就算得上是可怕了吗?他有些苦恼地想。

可是他明明,就想对着你,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啊。

想要把你锁起来,顺着你的脚趾往上,一点一点地舔遍你的全身;想要弄哭你,让你全身上下都染上属于他的颜色;想要毁掉这个世界,这样就你就属于他一个人了,谁也不能打扰你们,你也只有他一个人可以依靠。

光是这样想,他就觉得全身都要兴奋起来了。

不过啊,这样的话,你恐怕又要自残到满身伤了吧?这样想着,他叹了口气。

那是他对你隐瞒的最大的秘密,他骗过了全世界,也骗过了你。

你和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幼驯染,只是他的高中同学而已。他爱上了你,并和你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你的爱越来越深,也越来越趋向于病态。你厌恶这样的他,并提出了分手。

可是,可是,他怎么会让你离开呢?他把你囚禁起来,乐于在你身上实验一些羞耻play,你哭泣,怨恨,不解,但是这些都效果甚微。

于是你想到了死。

当奄奄一息的你第四次被他抱在怀里时,他终于屈服了。利用自己的超能力,他改变了所有人的意识,编出了一个合理的谎言,扭转了一切。

这是强大犹如神明一般的能力,他的使用者却心甘情愿地为了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堕落。他乐意为你做很多事,比如毁掉这个世界。

那么,拥有这份足以毁灭世界的感情的你,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4.赤羽业
"哥哥,"你拉了拉身边那人的衣袖,"我想要听故事。"

"好啊。"你听见身边那人以与平常不同的温柔,小心翼翼地对你说,:"xx想听什么类型的呢?"

你条件反射道:"我要恐怖的!"

"你这家伙……"他叹了一口气,揉了揉你的脑袋:"不会害怕吗?毕竟现在你的眼睛可还没有痊愈呢。"

你迟疑了一会儿,接着便又笑嘻嘻地扑到他的怀里:"我才不怕呢,我要让哥哥今晚陪着我睡觉!"

他熟练地揽住你的腰,把下巴放在你的头上。他的身上有一种好闻的香味,若有若无,清新且优雅,和班里的那群浑身酸臭的男孩子完全不同。你享受似的把头往他怀里钻了钻,哥哥的怀抱很温暖,即使眼前一片黑暗,你也并不害怕。

"陪着你睡觉?"他低声反问一句。

你点点头,抱住他的腰,开始得寸进尺:"要哥哥拉着我的手。"

黑暗中,你听见他低低地笑了。

"笑什么?"你不高兴了,开始挠他的胳肢窝。"笨蛋赤羽业快点答应我啊啊啊!"

"喂!"他笑得喘不过气来,却并没有把你推开,反而抱得更紧了。"别闹了别闹了,我答应陪你睡觉还不行吗?我亲爱的妹妹大人。"最后一句话他特意压低了声线,他那清亮的少年音是你最喜欢的,如今压低了声线更是多了一份慵懒华贵的味道。

"唔,刚刚你的声音好好听啊!"你好似发现了新大陆,接着便冲他撒娇:"哥哥再说一遍嘛!"

你听见对方轻轻的叹气声,然后便感到一双手抚向自己的头。

"从来都是有什么要求才叫哥哥,你以前不是说大十五分钟不算大吗?今天这么乖?"

沉默片刻,你小心翼翼地开了口:"因为我看不到东西嘛,到处都是黑的,所以想让哥哥留下陪陪我,一个人的话我会害怕。"

"那还真是抱歉啊,我今天下午有课,陪不了你了。"他耸耸肩,毫不留情地推开你。即使看不见,你也能想象出这家伙小恶魔一般的笑容。

"我不要!我就要哥哥陪着我!"你慌了,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角,徒劳地抬起头,想要寻找那双金色眼睛。

"都说了很抱歉啦。"他站了起来,把你的手指一点点掰开。

你怔住了,因为父母常年在外,你和哥哥可以算是互相依赖着长大。现在爸爸妈妈都没有回来,你便理所当然地认为哥哥会留下来陪你。却没料到这家伙如此不按常理出牌,能够面不改色地扔下你就跑。

呆呆地把头转向他的方向,你只觉得眼窝一片湿润。

周围安安静静,你却听到了他的一声叹息。

"我是很想把你弄哭啦,但可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啊。"他温柔地替你拭去眼泪,顿了顿,又在你额头印下一吻。

"毕竟有些东西,做哥哥的是一定要为妹妹讨回来的啊。"

你伤害了我的女孩,我就一定要让你下地狱。

因为她从头到脚都是我的,连一根头发丝都是我的。你凭什么,谁给你的胆子,让你伤害我的女孩?

法律做不到的,我可以做到。你一定会后悔的,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痛苦。

不过,如此罪孽深重的你,倒是给了我一个好主意呢。

如果把她锁起来的话,那么她就会乖乖听我的话吧?再也不会说出让我生气的话,也不会忤逆我的意愿。她会软软地叫我哥哥,会因我的动作呻吟,她的金色瞳孔也只会为我所给予她的无上快感而哭泣。

这种感觉…真是…想想就愉悦到炸啊!

趴在哥哥的怀里,你对于自己即将遭遇的一切,一无所知。

评论(27)
热度(528)

© 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