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咕咕咕的二丫

【凹凸世界│海盗团x你】黑手党paro(上)

@幸运咸鱼辛夷 的点文,拖了这么长时间我真该自杀……
卡米尔的那个有bug,一般来说赌场不会被允许赌这么大,也不该老板和客人玩,但主要是我想写……
黑手党有原型,参考芝加哥五大黑手党家族,执行官同样参考黑手党,卡雷私设七岁年龄差
感谢给我推荐讯飞输入法的老师,语音输入超好用!
ooc严重,谢谢看到最后的小天使!

【卡米尔】
主管先生用纸巾擦了擦不停从额头沁出来的汗珠,眼睛却是盯在那张赌桌上,一动也不敢动。

十几分钟内,有千万的美金在这张赌桌上如流水般流动,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肾上腺素疯狂分泌,最终资金滚动成了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数字。

八千万。

如果这把他们输了。主管深深地呼吸,手指因用力握住而青筋凸起。

这家赌场就得赔给那两个小鬼了。

是的,小鬼。很难想象,坐在赌桌另一侧和他们老板下豪赌的是两个孩子。男孩穿着私立高中才有的名贵校服,皮肤闪着珠玉般润泽的光芒,女孩子则穿着明显款式和他相同的格子裙,底下一双套白色长筒袜的少女系长腿,蹬着普通人听都没听说过的顶级手工制短靴,随着步子的迈出而若隐若现。

一开始谁也没想到,这两个学生打扮的孩子会是两个出手如此阔绰的赌徒,大家都认为是两个富家子弟来凑凑热闹。后来,在那个男孩上了赌桌后,有人才发觉不对劲。

清一色的黑衣保镖开始清场,赌场老板亲自在他对面坐下。面容平凡的男人接过手下递来的支票,细细看了一遍,然后挑起眉毛,打量着眼前的男孩和女孩。

"哇哦,真是富家子弟,上来就是500万美金。"他虚虚地鼓了鼓掌,声音是棒读式惊喜,左手上戴着的那颗价值不菲的钻戒在灯光下流光溢彩。

"废话少说,大叔你快点成吗?"唯一能和钻戒相媲美的女孩翻了个白眼。"嫌钱少的话再多给你加个零,我们求的是刺激。"

老板没再说话,命人将支票退给他俩,等他坐好后,便冲身边美艳的女荷官点点头,示意她游戏开始。

负责和他对赌的是那个一直沉默的男孩,黑发蓝眼,华美得好像年轻的贵族。老板从事这行很多年了,从感觉上就能察觉出他是个新手。用手指扣了扣那颗钻戒,他压下了自己内心的窃喜。

第一把、第二把、第三把……男孩都赢了。老板内心留下冷汗,安慰自己说没关系,没关系,新手的运气一般都不错。第四吧,他终于赢了,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到那女孩嘟囔了一句。由于她嘴里塞着巧克力巴菲,只能隐约听到她说,如果最后输的是他们,她就得去给老大做援交?但实际上,老板更倾向于这是个笑话,因为连那个男孩子的脸上都露出了微微的笑意,还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说起来,这男孩儿走进赌场后说的最长一句话竟然是劝那女孩少吃点巴菲……

时间一点点流逝着,老板心里也越来越没底。他看着男孩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忍不住焦躁起来:他真的是个新手吗?为什么感觉他完全也不紧张呢?是不在乎这些钱还是说他胜券在握?老板咬咬牙,露出了手里的那张牌。

他们玩的是21点,所有牌面相加,谁的点数大谁赢,但总数不能超过21点,超过21点就会爆掉。老板手里的点数已经到了20,而那个男孩手里的点数非常尴尬,只有他拿到13才能够组成21点,否则一定会输。这种情况下男孩的赢率非常之小,有人甚至暗自松了口气。

"是我们赢了呢!"但下一秒,女孩子欢呼起来。她夺过男孩手里那张牌,摊开放在桌面上。"愿赌服输喽大叔,现在这家赌场差不多是我的了吧?顺便,你手上那枚钻戒我还挺喜欢的,不如送给我?"

这个结局,显然不是老板想要看到的。

他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气得全身都哆嗦起来。最终他恶狠狠地挥手,黑衣保镖立刻掏出清一色的沃尔特ppk手枪,连那个美艳的女荷官都成了凶器。几乎在同一瞬间,男孩就警觉地将女孩拉到身后。双方剑跋扈张,气氛一触即发。

这时候男孩的手机忽然响了,他低头往屏幕上扫了一眼,不顾那些杀气快要凝成实质的保镖,转身简洁地对女孩说:"是帕洛斯,让我们别玩了,赶快回去。"

"呸,本小姐赚点钱给自己当嫁妆都不行吗?"女孩很不高兴。她双手抱胸,浅金色的光芒盛在眼睛里,简直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出鞘刃。

"还有,"她朝老板那儿努了努嘴。"你让他们别拿枪指着我。"

男孩重新转过身,老板这才注意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乍一看下去深不见底。

"放下枪。"他的语速很快。"我知道你们这儿是整个东区最大的地下赌场,知道你们宣布效忠的是Calive家族……"

"哦?"老板怒极反笑。"别用摆在明面上的事糊弄我,小鬼。"

"……没说完。而且我还知道你们在暗地里做了什么,"男孩冷冷地说。"假账,对吧?你胆子很大。"

老板没了先前的怒火,他的脸色白得像死了人。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话,声音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以为说了这些,我就会放过你俩?"

女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往下扯自己的羊毛衫,指着露出的那块刺青冲他喊:"嘿,"她说。"那再加上这个呢?"

【帕洛斯】
帕洛斯又等了一会儿,那两个小鬼才舍得从赌场里出来。

他眯眼瞄了一会儿,老大的宝贝弟弟是平平安安,就是不知为啥脸色不太好,他后面跟着的那个小姑娘……???她身上的衣服怎么换了一套?

等他俩走近了,帕罗斯才发现姑娘的长发呈现出一种被水汽润泽过的黑亮,纤长的睫毛被沾湿成一绺一绺的。校服已经换成了赌场侍者的衣服,白色领巾蔫蔫地垂下来,无精打采的样子。

两人一言不发的走过来,气氛明显不对劲。帕洛斯刚想出声问一句,男孩就转过身,冷着脸让她停下。

让帕罗斯惊讶的是,那个平常傲慢得要死的小姑娘竟然真的停下来了,抿着嘴站在那儿,看起来很委屈。男孩则径直走到车旁,从敞篷跑车后座里拿出他常穿的那件风衣,再原路返回帮她套上。他的神情是冷的,指尖也是冷的。可是他的动作那么温柔,像是为自己的玫瑰罩上玻璃的小王子。

带他理好女孩肩膀上的褶子之后,才示意她和他一同回去。女孩看着他坐上后座,犹豫了一会儿后,不知是不是心虚了,跑到前座的副驾驶位子上。

帕罗斯知道发生了什么,女孩身上那股子淡淡的血腥味儿骗不了人。帕罗斯挑了挑眉,一边发动引擎,一边趁机往她头上摸了一把,笑嘻嘻地问:"哟,小执行官去赌场了,赢了什么好东西回来?"

"那家赌场,"女孩把头靠在座椅上。"它是我的了。"

"赌场?"帕洛斯直觉不对。"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卡米尔和我凑了一部分,剩下的钱找了老大,所以我说卡米尔啊,你那把输了的话,我就真得给去给老大做援交了。"

帕洛斯忍不住扭头看了她一眼,以确定她话里的真假。女孩儿依旧是安静地靠在座椅上,被风衣包裹成了一只懒洋洋的小动物。沾了水的睫毛湿漉漉地垂下,整个人看上去软萌又温柔。

但他知道这不过是假象,这么近的距离,如果女孩出手,不出几秒他就得命丧黄泉。比起小动物,这家伙其实更像只凶兽,只不过是因为身上的锁链才让她没有暴起伤人。可帕洛斯对她的危险性毫不怀疑,开玩笑,你见过因为被关进笼子里就变成猫的狮子吗?

"要撞上了哦,帕洛斯,我有这么好看吗?"

正想着,她斜了帕洛斯一眼,正好同他视线对上。

"一直,"帕洛斯全没有被抓包的窘迫,从从容容移开视线。"刚才我就想说,白色蝴蝶结实在是太配你了。"

"真没想到你这种人居然喜欢幼齿系,"她扬眉时长发随风舞。"我还以为你喜欢的是长腿细腰的巨乳姐姐呢。"

帕洛斯眼角瞟到女孩儿伸出细长手指,将略带湿意的长发别到耳后,眯了眯眼:"那是老大喜欢的类型。"

"真棒,本来我以为他只是单纯控制服来着。"女孩子一本正经地点点头,突然回过头来趴在座椅上,兴致盎然道:"喂卡米尔,你说我穿着这身校服跑到你哥床上,他会和我上 床吗?"

两个男性同时一震,气氛奇怪起来。她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自己想要的反应,当即柳眉倒竖,不满地抱怨:"喂喂,我承认这个笑话不怎么样,但你俩能别一副衰气样吗?"

"那也要看是什么玩笑啊,"帕洛斯了一口气,随口答道。"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想和老大那啥呢。"

"怎么可能,"女孩翻了个白眼。"他成年的时候我才11好吗,放着新鲜的小奶狗不上,干嘛要和老鱼干滚床单??"

她撇撇嘴,重新缩回脑袋。同时伸出右手,比出枪型冲帕洛斯打了个bang。

"戒指不错啊,抢来的?"帕洛斯眼尖地瞄到女孩手上多出来的钻戒。

"等等,什么叫抢来的?"女孩不高兴了。"那种海盗头子作风是老大好吗?我一年轻可爱美少女哪里要抢?这是我赢过来的Do you understand?"

"哇,那你好棒棒哦。"帕洛斯敷衍道,突然反应过来:"等等,又是赌场,又是钻戒,那老板傻的吗?和你赌那么多。"

"心理诱导喽,"她无所谓地耸耸肩。"不然你以为我一直以来都是佩利那条傻狗,靠肌肉完成任务?"

帕洛斯的目光从她纤细手臂上划过,他忍住了想像个毛头小子那样吹口哨的心情,挑起另一个话题。"怎么突然想要这么多钱了?执行官小姐,你是要给索尼投资吗?"

"不,这些都是我的嫁妆。"执行官小姐缓慢地微笑着,像一条吐着信子的蛇。

"两个星期前我就说过,要回老家看未婚夫来着。"

评论(7)
热度(175)

© 总是咕咕咕的二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