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咕咕咕的二丫

【男神x你】做个受欢迎的魔女可真不容易

由魔女集会想到的,内含卡米尔,嘉德罗斯
黑化有,慎入
我爱卡米尔,我要太阳他

ooc严重,慎入

【卡米尔】
"你长大啦,卡米尔。"你摸摸怀里男生的头,嗓子不知为何有些哑。"你看你,都到了能把女孩子摁在床上的年龄了,是我疏忽啦。"

他没有说话,而是抬手扣住你的双手。十指相握,你甚至能感受到他手心里薄薄的一层茧。汗液沁出来,慢条斯理地自我蒸发,带走热量。可身上这幅肉体温热鲜活,有着属于年轻男孩的力量,与欲望。

"老师。"他终于开口了,抬眼看你时你才发现他双颊镀了一痕艳色,眼尾湿润,轻轻颤抖的睫毛脆弱得像是将死的蝴蝶,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美。可他的眼睛是明亮的,简直像是被魔鬼点燃了情yu之火。

"老师。"又一声低吟,这回响在你的耳旁。酥痒痒的,说到底还是难耐这两个字。那双长薄茧的手尝试着往下,落在那对软玉造就的山峰上是色情,轻搭在裹着暗色纱布的腰肢上就成了怜惜。他身上本有着清凌凌的一股雪味,此刻尽数暖了化了,熔成一捧燥热的火,迫不及待要把你烧成灰,烧成渣,烧成独属于他的一缕香气。

"老师。"这是最后一声了,乍听下去有委屈,水汽饱和似乎下一秒就有泪水低落。可是你等了那么久也没见着泪水,倒是等来了一个十分不卡米尔的吻。

这是个恶狠狠的吻,因为主人缺乏经验显得有些笨拙。但好歹是个男孩子,即使亲吻过后气喘吁吁的人是他,也依旧态度强硬地注视着你的眼睛。

"不许教那个圣空国的皇子。"

一说话就露馅了,这样拼命忍着不哭出来的语气,明明还是以前那个被你捡回来的小男孩。

"你是我一个人的老师。"
【嘉德罗斯】
"你明明说好了的,为什么反悔?"嘉德罗斯的语调很冷。年幼的皇储发怒时,周围跪了一圈战战兢兢的侍从。没人敢说话,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只是一个活在时间间隙里的魔女,没有能耐担当教导嘉德罗斯殿下的重任。"虽然心里很愧疚,但你依旧轻声说出拒绝的话。"还请殿下另择高明。"

"别找借口了,不愿意就是不愿意。"他眯起金色眼睛,好像狮子发怒前的预兆。

"是因为卡米尔吧?"

你没有说话,即使年幼,无人能欺骗一位皇者。

"你很喜欢他,因为是你亲手把他带大的。"他也不恼,而是轻言细语同你讲话。

"可你还记得吗?是你给我洗礼的,是你给我祝福的,我的名字甚至都是你取的。"

"在你眼里,这一切究竟算什么?"

非常冷静的语气,带来的是好长时间的沉默。

"嘉德罗斯,"你看着那个曾被你抱在怀里的皇储,惊觉他已经长得那么大了。"我并非不爱你……"

"但是你却选择了卡米尔!"嘉德罗斯朝你吼道。"一个被赶出去的私生子!没有力量的渣渣!为了他你把我丢掉了!你抛弃我了!这就是你说的爱?"

"这就是你对我的那份敷衍至极,随随便便的爱?!"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这座宫殿的时候,嘉德罗斯才仿佛脱力般坐在绣金丝图案的椅子上。他捂着心口,大口大口地喘气。面容娇艳仿若少女的魔女已经离开了,带着她最喜欢的少年。

嘉德罗斯最终还是没有一昧留下她,因为他是皇储,是最终要登上皇位的人,这种人很多时候是不能任性的。

他甚至连哭的权利也没有。

可是嘉德罗斯能想象出卡米尔是怎么欺骗她的,无非是装成一幅泫然欲泣的样子博她的同情。但反过来嘉德罗斯不行,他不能那么做,因为他身上压着皇室的尊严,卡米尔背后什么都没有。

他深深地呼吸着,偏头望向镜面,那里反射出他已经是深不见底的金色眼睛。

"没关系的,没关系,嘉德罗斯。"他这么自言自语。"现在的你还是太弱了,你不够强。"

"等到有足够力量的时候,就可以出手了。"

"用男人而非男孩的方式,夺回你的金丝雀。"

评论(24)
热度(631)

© 总是咕咕咕的二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