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咕咕咕的二丫

【男/女神Χ你】凹凸真的好配西幻

内含格瑞,凯莉,嘉德罗斯

  迷上维密秀了,很想找个女朋友

【格瑞】

  今天是女皇殿下的登基典礼。


  侍女们从好几天前就开始忙了,大到整个宫殿的布置和皇冠的保养,小到来宾的请帖上烫上的鎏金花底,每个人都团团转。


  其实也不是每个人啦,至少她们忙碌的对象--那位即将登上权利之巅的皇女殿下,就显得悠哉悠哉。


  “有人见到殿下了吗?”侍卫长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见到啦,刚刚少将大人来找殿下,好像有什么急事的样子,脸色也不好,连曼儿姐姐也被赶出来了呢。”有侍女抽空回答。


  侍卫长微微一怔,心说那该是怎样的大事,能让这位自幼便喜怒不行于色的大人如此失态?他在宫里也算是老人了,少将大人又是皇女殿下的青梅竹马,他想不熟悉都难。而在他的印象里,哪怕是在两人都是小小的一团的时候,那位少年也都是一副沉默不爱搭理人的样子。


  莫非……是军部那边……


  侍卫长心里一惊,连想也不敢想。


  其实一开始谁也没料到是皇女殿下登上这个位子,毕竟她上有优秀的哥哥,下有从小备受宠爱的妹妹。先王驾崩的那个晚上,他的三个儿女都守在那张床前,聆听他最后的教诲。


  但是皇女殿下偏偏在那个时候出手了。训练有素的骑兵一队一队地进入她哥哥和妹妹的城堡,第二天她宣布她的骑兵们找到了来源不明的文书,以此作为和外国通敌的证据,当场杀死了她的兄弟姐妹。


  瞧,连理由都懒得认真编。另两人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费劲心思对付对方,到头来却被别人给截胡了,皇女殿下此举更是震惊了全国。


  能让有这种手段的人感到不安的,究竟是什么事呢?



  这是间豪华的屋子,罗绫,绸缎,绣着富丽图案的长毯又软又厚,镶金砌玉的装饰品随处可见,墙上挂着的画更是价值连城,随便卖掉一幅的钱足以让一个平民一辈子不工作依然衣食无忧。


  而在画像上那么多眼睛的注视下,你那间接杀死了自己亲人的心忍不住抖了抖,安抚性地拍了拍身上少年的肩。


  “够了吧?”


  可即使这么说了之后,锁骨处那种酥麻的痒意依旧没有停。白发的少年抬起紫色的眼睛扫了你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舌尖舔过带来一阵温热的触感,引起你急促的喘息。


  “别这样啊,格瑞。”裙子被掀起来了,露出腿部美好的曲线。少年似乎很喜欢你的腿,正沿着脚踝一寸一寸地向上抚摸。“你看你,表面上禁欲得连军装的扣子都扣到最顶层,实际上却在做这么fang荡的事情。”


  他终于抬起头了,秀气的眉,英挺的鼻,白发软软地垂下来,好看得要命。还有那双紫色的眼睛,虽说你曾吐槽这么性感的颜色放在他身上完全是糟蹋,但他终究是美的,举手投足间高贵得深入人心。


  “是你的错,这么危险的事,你至少应该和我商量一下的。”


  哦上帝,为什么他连声音都这么完美。


  “我怕连累你嘛,你都说了这事危险。”心猿意马之际,你开始考虑怎么把他拐到床上。


  好吧,这显然不是正确的顺毛方式。


  “因为我知道,如果是格瑞的话,就算我被魔鬼关到地狱里,格瑞也会把我抢回来吧?”微微抱住他纤细的脖颈。


  “但是如果失败的话,格瑞一定会死的,我还有别的底牌,但是格瑞一定会死的。”


  “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允许格瑞在我之前死掉的。”


  “如果我们两个,命中注定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的话,我希望是格瑞,就像格瑞希望那个人是我一样。”


  “明明都是抱着同样的心情,只允许你有的话,也太自私了。”


  “这样说的话,可以吗?”


  少年露在外的耳朵,渐渐染上一层薄红。


  “我看到你的耳朵红了!快快快!第一个敢于献身本女皇的,我们去后面那张大床深入交流一下!”

【凯莉】

  “啊呀呀,让我看看,是谁把本小姐召唤出来的。”一阵黑红色的光芒闪过,正笑意盈盈的是黑发蓝眸的女孩。她看上去有点小,黑发白肤,尤为甜美动人。两条长卷睫毛下的湛蓝眼睛狡黠地弯起,像是在她脸上升起的另两轮蓝色月亮。


  真可爱。你想。


  “这么小?”女孩子挑起眉毛。“真是让人惊讶啊,人类的孩子中已经存在着这种级别的天才了吗?”


  “不好抉择啊,”漂亮得像是覆盆子冰激凌的女孩子有些为难。“玩坏了有点可惜,毕竟是这么可爱的小姑娘。”


  “谢谢,”从小被父母教导要有礼貌的你矜持地点头。“这位不知姓名的魔女小姐,你也是可爱的小姑娘。”


  女孩子一愣,尔后咯咯笑了起来。笑声像是糖果味的风,轻而易举吹透心房。


  “照你这么说,我确实是‘不知姓名的魔女小姐’呢。”她弯起嘴角。“我是凯莉,新任召唤者,你好呀。”


  凯莉?你愣了,悄悄瞟了她一眼,然后清清喉咙,拉起自己的裙摆,冲她下腰致礼。


  “你好,凯莉小姐,我是您的召唤者卡……”你本想说卡赛尼子爵的小女儿,想起那个称呼的时候心里又痛了起来,于是你跳过了这一段。“鉴于本人愚钝,召唤阵出了错误,能否请您的祖母,伟大的星月魔女,响应我的召唤呢?”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我说,小姑娘,你召唤前能做好工作吗?”叹气。“明明伟大的我就在你面前,你为什么说要找我祖母?”


  你震惊脸。


  “可这不科学啊!你这么小这么好看,他们都说星月魔女是个皱巴巴的老太婆!”


  “不知死活的人类是没有大脑的,你一定要明白这一点。”很诚恳的建议。


  你不敢相信,又细细地打量她一番。


  她真是生得极好,你见过的贵族女孩能比得过她的寥寥无几。眉眼弯弯,有种古灵精怪的气质,像大家族里受尽宠爱不谙世事的小女儿,不管闯了多大的祸,只要往父母兄姊怀里撒个娇,就依然被好吃好喝地供着。


  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是传闻里那个邪恶丑陋的魔女呢!


  但事情的真相是不受主观感受干扰的。你看着她,觉得自己三观炸裂。


  对面的女孩再度笑起来。


  “好了好了,小姑娘,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


  这显然是个沉重的话题,你的心脏猛地一跳,那些刻意被遗忘的往事涌上脑海。父亲毅然赴死的背影,母亲最后一个吻,以及华服上溅到的鲜血,像是颜料般不停交融,刺得你眼睛发酸。过了一会儿,你才干涩地开口:“我想要知道是谁杀了我的父母,我要为他们报仇。”


  “背负了深仇大恨的小姑娘呀,”她不在意地摇摇头。“你想好了吗?我无法直接给你帮助,握刀杀人的会是你自己。”


  “我想好了!我要帮我父母报仇!”你激动地握起拳头。


  “杀过人的手可是再也洗不干净了哦?何况你这样的小姑娘,不应该被父母教育要善良容忍吗?”


  “我不在乎!这个世界上善良忍让人的下场,看我父母就知道了吧!我要获得力量和权利!谁欺负我,我就把刀插进他的心脏上!”


  这番话委实不是一个小女孩该说的,但你顾不了这么多了,你盯着眼前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女孩,目光如炬。


  “这可真是……”她出神地盯着你,忽地笑了。


  和刚才少女般清澈甜美的笑声不同,这个笑有着与其截然不同的,邪恶。


  “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呢。”她勾起你的下巴,任谁也不会认为这个惑人的女孩和刚才那位是同一个人。


  “来,给我你的灵魂,我将带你抵达--群魔的盛宴。”


  闭上眼,你知道自己已无路可退。

【嘉德罗斯】

  今天,我要死掉了。


  这是你清醒之后,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


  这话并不是空穴来风。实际上,在顽疾魑魅手里能坚持半个月,已经能称得上一个奇迹了,要知道,许多人从病发到身上布满紫色毒斑最后丧失五感而亡,不过短短几个小时而已。


  没有人知道这病为什么一夜之间肆虐全大陆,更不可能知道这病因何而起。人们只知道这次甚至连炼金术士都不能避免,一时间人心惶惶,大地生灵涂炭。


  而很不幸的,你就是那个不能避免的炼金术士。


  活了几百年,一直活蹦乱跳的你,终于病倒了。


  是神给我的惩罚吧?恍惚之际你曾这样想。


  作为你以人类之躯窃取天机,暗盗生命之理的,惩罚。


  可是你没有办法,因为你实在是太寂寞了。上百年的时间,往后看看不到起点,往前望望不见终点。甚至连唯一能给你安慰的记忆,都在漫长的生命之河的冲刷下成了粉末。以前的亲人和朋友,已经连骨骸都朽了,可你还存在着,依旧是以那幅讨人喜欢的小女孩模样。只是看花的人已经没了,花儿独自盛开又有什么意思呢?


  于是你翻出了古籍,找到了被标以朱砂的那一页。古老的羊皮卷上机载着被神诅咒的技艺,借你的手重现于世。


  你盗取了神的力量,创造出一个看上去和你年龄相仿的男孩。你给了他阳光一样耀眼的发色和瞳孔,弧度流畅的包子脸,以及他的名字。


  嘉德罗斯。


  不管他是不是脾气暴躁,他都陪了你那么多年。一轮一轮的阴晴圆缺,没有终结的日日夜夜。


  你们曾在大雨滂沱时手拉手奔跑,也曾在星光照耀下的草地上安然熟睡。生命被分成了两部分,他不在的日子是浑浑噩噩,而他在的日子,你知道,叫相依为命。


  而这百年时光如在刹那,你知道神来找你要债了。


  好害怕。


  你忍不住发抖,扯着自己的嗓子,喊嘉德罗斯,嘉德罗斯。


  声音早已细弱游丝。


  好在人造人的五感极其灵敏,不一会儿就传来脚步声。难得没有开嘲讽的人造人沉默地把你拥进怀里。


  你抬起头,挣扎着去看他的脸,却只能见到朦朦胧胧的金色,他的脸已经模糊了。你哭起来,泪水溅在他的手背上。你能感觉到他在轻抚你沾了泪水的侧脸,却还是忍不住掉眼泪。你伸出手,一寸一寸地抚摸他的脸颊。


  但其实你的触感已经所剩无几。


  “我要死了,嘉德罗斯。”你抽泣着。“你知道的,我要死了,神来报复我了。”


  “如果真的有那种东西的话,”耳旁是男孩的低语。“就让他来吧,我会把那种虫子一寸一寸地碾成渣。”


  “可是我害怕。嘉德罗斯,你不要怪我,我不是故意要留下你一个人的。”


  “啧,谁说要怪你了?自以为是的女人。就留我一个人在世界上永远记得你好了,这样你这家伙也算流芳千古了。”嘉德罗斯抱紧女孩。


  可女孩却是满脸的茫然。“你说什么?嘉德罗斯,我听不见,我听不见。”


  “你是在怪我吗?嘉德罗斯?为什么我连你的金色都看不到了?”


  “你是在拥抱我吗?嘉德罗斯?为什么我连你的拥抱也感觉不到了?”


  “是因为我的脸吗?嘉德罗斯?是因为我不可爱了吗?”


  嘉德罗斯看见他的女孩惊慌失措,听着她的声音越来越轻。紫色的毒斑妖娆地绽放,像她那本古籍上所绘的花。嘉德罗斯慢慢地凑近她,亲吻她睫毛上的泪珠。


  “可我还想看看你呐,嘉德罗斯。”她哭泣着。“即便不可以,请让我摸摸你的脸吧,神把我打进地狱以后,我会忘记你的脸的。”


  都说了啊,如果真的有那种东西,就把他一寸寸碾碎。


  可嘉德罗斯依旧举起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放。女孩的手指上紫白交横,有如神话中的女妖。


  触到他的时候,她的头忽地一歪,像被折断了一样。


  她死了。




妈的我以为我写的挺多的怎么粘贴上来这么短???

评论(5)
热度(207)

© 总是咕咕咕的二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