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男神Χ你|白毛组】病娇三十题 特别篇|白发的修罗场1

国庆贺文全四篇,因为作者国庆只有四天假

而且中秋不放假(躺)

希望江户城别闪退了,唉

“哈……啊……主公大人……那里不要……”男童纤细娇嫩的声线呻吟着,有种泫然欲泣的美感。面容精致的男孩侧着脸喘息,银色的长发微微掩住他一双无温度的红色眼睛。


你手一抖,随即怒骂:“不许在未成年美少女面前做妖啊今剑你这大龄伪正太!”



男孩的脸上依然晕着潮红,漂亮的赤红眸里有某种妩媚的神色一闪而过。他转过身,扯着你的袖子撒娇:“呐呐主上,您是在害羞吗?果然主上最喜欢我这种可爱的男孩子了对不对?既然这样那么为了报答您的恩情,我就用肉偿好了!”


“所以说别用那幅未成年小男孩的身体说这种话啊!”你捧着今剑受伤的本体,感觉大脑要爆炸,当然这不是用灵力给今剑本体疗伤引起的。


小天狗只当作没听见,开开心心地转了一圈后忽然跪坐在你面前,浓密睫羽下一双眼睛忽闪忽闪。漂亮的男孩子捧着自己美好的脸,发出小孩子奶声奶气的声线:“主公大人想从哪里开始呢?虽然没有做过这种事,但今剑会努力让大人快乐--”

  

“再说出这话就把你的头颅连同刀身一起砍下来,我可没有开玩笑哦?”少年戴着笑意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轻轻倚在门上,金眸华美如画。

  

“鹤,你回来了啊。”趁着一片死寂结束治疗的你松了一口气,声音透着几分无力的疲软。你转身,看着全身僵硬进入警戒状态的今剑,感觉大脑又疼了些。

  

“够了,鹤,够了。”你伸出手把男孩搂到怀里。“没必要这么对他,这孩子是和你遭遇相同的刀剑付丧神。”顿了顿,你补充了一句:“连那时侯的遭遇也很像呢,你要对着过去的自己挥刀吗?鹤丸国永?”


少年有些遗憾地啧了一声,把已经出鞘的锋利太刀收了回去。“一回来就看到有不懂事的小鬼抢了我该做的事可真是吓到我了啊,主公。”

  

“不懂事的小鬼?”怀里的男孩藏在你宽大的衣袖里,微微歪头露出那张妍丽的脸。


“真狂妄啊,五条家的后辈。”

  

这么嘲讽着,声音像淬了毒。


“你也消停会儿吧。”你无奈地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不敢抬头看鹤丸:“那个,鹤丸啊,你先出去会儿可以吗……”虽然感觉很对不起他,但目前来看果然还是把他俩给分开比较好。

 

鹤丸倒是很给面子,干脆利落地起身离开。

  

……总觉得他生气了,这浓浓的人渣诚即视感是你的错觉吗。

  

门被嘎吱一声关上,你拍拍男孩子的头,示意他离你远点。

  

“不要嘛……”他又在撒娇了,双手环住你的腰,把自己的脸贴在你的胸前。“我想要您抱抱我……”

  

没有应付小孩子经验的你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对待明明岁数比你全家人加起来还大却偏偏装得一副小孩子模样的今剑,只得顺着他的意思给他顺毛。女孩子温软的身体把他整个人都抱住了,带着温度的手指温柔地抚摸他银色的长发,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拍着他的背,一下一下,安抚一样。


哎呀……

  

是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人类的温度……呢。

  

哎?


怎么回事?


你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你怀里的男孩子……


在颤抖?


“好棒啊,”男孩子细声细气地说着。“我还是第一次被别人拥抱呢,好棒啊。”微微抱紧了你的腰。“从来都没有人看到我,从来都没有人触碰到我。”抬起头,冲着你甜甜蜜蜜地微笑。“您是第一个哦。”


“什么啊,你这家伙……”你怔住,口中喃喃道。“为什么要哭?”


“我哭了吗?”男孩子却睁大眼睛,显得比你更加不敢相信。他碰碰自己沾了冰冷液体的脸,有些不好意思地微笑。“因为太高兴了嘛,嘿嘿,以前都没有人碰过我的。”


“别骗我了,你以前的主人难道没有--”


“没有哦,”声音平平淡淡地响了起来。“因为我啊,在历史上可是一把不存在的刀呢。”


刚刚给今剑治疗所耗费的灵力已经回来了。你困惑地看着他,脑海里完全是一团乱麻。


“很不敢相信对不对?”他又在微笑了,明明沾了泪水的睫毛还在颤抖。“可事实就是这样子,我也没办法的。一开始听到那个大叔在台上的讲话还愤愤不平,后来仔细回忆才发现了,除了义经公死前的那段记忆,我根本想不起其他任何事,甚至连义经公的脸,也因为回忆而模糊了。”


男孩子抽泣着,发出惹人爱怜的,细小的呜咽声。


没有用的,再怎么哭喊着说骗人也没有用的。


因为这个样子的自己,根本连存在都不被他人知晓,每天所能做的事情就是像个孤魂野鬼般飘来荡去,看着周围的人从身边穿过。


简直没有比这更绝望的吧!


“真拿你没办法啊……”


然后听到了,女孩子有点无奈地这么说着。


“大、大人?”


被从怀里拉出来,眼睛是漂亮鸢尾色的女孩子注视着他的样子温柔得不可思议。


再然后,被牵住了手,热流从指尖传过来,顺着血液一直暖到四肢和五脏六腑。


“虽然这么说很突兀啦,”这么叹着气。“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就让我来当你的主人,好吗?别想多,这纯粹是为了我自己。毕竟我这个人啊,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露出那种寂寞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所以,”凑过来亲亲他的额头,女孩子露出有点紧张的,羞涩的笑容。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无法拒绝。


再次扑进她怀里的时候,男孩子呜呜地哭了起来。


“主公大人……真温柔啊。”蹭蹭发育良好的胸部,男孩子握住你的手,放在唇边纯洁地亲吻。


“对不起,因为实在是太高兴了,原本想说的话忘记了。”他擦擦眼泪,放下你的手,站起来。


然后你看着他把自己的衣服轻轻褪去,露出光滑诱人的肌肤。


“请品尝我吧,主公大人。”对着目瞪口呆的你微笑着。“哪里都可以哦。”


顶着美貌正太的外表,说出了了不得的话。



“你们刀剑付丧神怎么回事?都是x欲旺盛的变态吗?”顶着死鱼眼,你瞥了一眼白发金眸的少年。“这一个两个的,脑子里除了肮脏的黄色废料以外还有什么?当真禁【哗】多年了一出来就要开荤?还特么专找我这种单纯可爱的美少女下手?”


“不不不,您想多了,您那哪儿是单纯可……”


顶着一脸灿烂笑容的你抬手,刷地一下抽出这家伙的本体。


“主公我错了,您貌美如花沉鱼落雁。”


哼了一声,你收刀入鞘。稍稍犹豫了一下,你拿着刀柄戳了戳他的腰。“喂,我说真的,你们刀剑付丧神刚被契约的时候都这么饥 渴吗?真要这样的话咱今晚拿根绳子把今剑捆起来吧。”


少年故作惊叹地拿羽织宽大的袖子掩住自己的脸,纯金色的眸子熠熠生辉。“吓到我了,主公您真是越来越单纯善良了呢。记得当初我当年半夜找您谈心结果直接被您打回本体,新同事的福利还真是好得不可思议。”


微微拉长了声线,纯白的少年笑得狡黠:“还是说--您真的最喜欢今剑那种类型?”


“反了你了!鹤丸国永!”你尖叫,张牙舞爪地扑上去捂住他的嘴。“擅自毁坏主人名声的家伙给我去死啊啊啊!”


少年纤细的身体被扑到在地,肉 体与地面碰撞的声音惊动了隔壁屋抱着psp的男孩。小天狗小小地犹豫片刻,随即起身,偷偷摸摸地拉开了隔壁房间的一条门缝。


然后看到了,非常糟糕的事。


趴在少年身上的少女背对着他,背脊微微拱起的弧度流畅又美丽。鸦青色的长发散在肩头,晕着光,侧脸不施粉黛更胜浓妆艳抹。


“你以为你的主公是什么?绅士吗?把那种丧心病狂的形象套在我身上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啊?”你狠狠地戳着鹤丸的胸口,因为害怕隔壁的小天狗听到而特意压低了声音。


身下的少年似是有些吃痛地蹙起秀气的眉,融金般的眸可怜兮兮地望着你,手指缠住你的一缕头发,小心翼翼地勾着来取悦你,干净得像是邻座容颜俊秀的少年。


好吧,这家伙原本就长了一张讨女孩子喜欢的脸。


你哼了一声,总算是放过了他。却在打算站起来的时候,猝不及防被他揽到怀里。


你:???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乖一点,别动。”安抚地拍拍你僵直的背,少年想象着你因为惊讶而睁大的双眸,忍不住连声音都温柔起来。


“可以让我就这么抱抱吗?主公大人?”少年的声音因为主人把脸埋在你的颈边而显得有点模糊。


“今天看见新来的那孩子,让我想起了不好的事情呢。”


“遇见主公大人之前,我的被人膜拜无聊至级的刀生。”这么窃窃私语,嘴里喷出来的温热气流让你的颈部有些痒。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本体被争来夺去的,被埋在地下啊被当作供奉什么的,虽然知道听起来有炫耀的嫌疑,但是我真的已经受够了啊。”声音很轻近似耳语,即使是被他拥抱着的你也仅仅是听了个大概。


“我想过真正的,刀剑的生活。”少年身上的气味干净好闻。


“想要被人握在手里,上阵杀敌。”


“我知道的哦,那孩子本不存在这件事情。”他顿了顿,继续说着。“可我好像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一直以来我也认为自己是刀剑的那部分不存在?”


“因为从很长一段时间开始,我的价值就已经不是刀剑的价值了。当他们因为自私且可笑的理由,把我埋在地下的时候,把我供起来的时候。”


“我的心脏就开始慢慢死掉了。”


这么说好像很奇怪,刀剑的付丧神,也会有自己的心脏吗?


你忍不住伸手去摸向少年的胸口,温度随着指尖被传到你的身体里,少年的心脏,毫无疑问正在扑通扑通地跳着。


这个少年,这个总是在逗你开心的少年,也会因为一个人而感到寂寞吗?


在地底的那些深不见底的日子里,他是怎么样度过的呢?是会每天自言自语和自己聊天吗?还是会僵直地躺在虚无大地,感受血液从心脏慢慢流走?


不行了,不管是哪一种想象,都让你快要哭出来了啊。


“鹤丸……”女孩子的声音带了泣意。


“对不起。”


“唉唉?主公大人怎么哭了呢?”惊讶过后,他叹了口气。“不要哭呀……真是……怎么好好的,忽然就哭起来了呢?”白皙的手指替你拭去泪痕。


“和主公大人没关系的,你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的好孩子。”


“才不是呢……”女孩子的声音,湿漉漉的,从他颈处传来。


“我一直都没有发现的。”这么抽泣着。“我一直……都没发现的。”


“一直以来对鹤的态度也不好,刚刚缔结契约的时候还因为鹤你老是想拥抱我打了你……”双手搂住他的脖子。


“鹤一个人过了那么多年,一定很寂寞吧?我啊,明明自称是鹤的主人,却一直没有发现呢。”微微拉开了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女孩子亲吻起他的额头。


“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不会,再让鹤寂寞了。”


边哭边做下承诺,完全没发现怀里的少年,冲着什么地方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今剑捂住嘴,以免自己发出尖叫声。他小心翼翼地退回房间里,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着气。


思维还停留在刚刚看到的画面上,在被少女亲吻前额时,狡猾的白发付丧神冲自己露出的笑容上。


真是太可恶了!


今剑当然知道那家伙想要干什么,因为他自己本身也是这么打算的。


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空有着力量却不会运用的野路子通灵者,又是那样温柔的,好像雨后的花儿那样娇艳欲滴的主人。


怎么可能把她让给别人啊!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她可是在这千年的时光里遇到的唯一一个,能够看到他碰到他的人啊!好不容易,千辛万苦……


绝对不能把她让给别人!让那把该死的太刀碎掉好了!


今剑发出病态的笑声,察觉到之后又赶紧把手指往自己嘴里塞。细嫩漂亮的手指被咬出一道道血痕,看上去极为渗人。可主人却根本不在乎,他一边咬着自己的手指,一边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


“绝对绝对……不要把你让给别人……”


“谁会想……和别人分享唯一的主人啊……”


“不行的话……不行的话……就把你吃掉好了……嘿嘿嘿……”


啧,又说出了了不得的话了呢。


评论(23)
热度(233)

© 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