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Miku十周年】你是支飘荡在风里的歌

迟到的贺文,真是非常抱歉
作者文笔辣鸡,误ky

扒起手指头算算,从不到六年级就开始喜欢miku的我,一直到高一,已经超过五年了。她是我入宅的理由,就像一把钥匙,把一扇后面有五彩斑斓世界的门缓缓开启。

我清楚地记着是怎么喜欢上她的。先是偶然听到的一首《千本樱》,让我恨不得日日夜夜循环。然后是前辈们疯狂的安利,让我对她好感飙升。最后把我拉进坑底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却是一个下午,我迷恋二次元的朋友把大声唱着《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的耳机塞到我耳里。

我直到现在也无法形容那一瞬间听到这首歌的感觉,开口跪,真的是开口跪。女孩子清澈的嗓音响起的刹那,把我整颗心都给震颤了一下,然后就是对她长达几年的疯狂迷恋。所以直到现在我依旧尊敬ryo,他简直是个天才,能够通过程序来让人如此震撼。我迷恋她,深深地,超级地,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一开始我觉得喜欢她真好,只属于我的虚拟偶像。她多棒啊,何止耀眼,她在我眼里简直熠熠生辉。但是随着入圈的时间越来越长,一些不好的事情也就渐渐浮出水面。

先是和v家内部粉丝互掐,无非就是嫉妒眼红,还有不知哪儿来的小智障骂她小三,老祖宗创"树大招风"这个成语真有先见之明。然后就是和圈外人的战争,当年唱吧某女被扒出抄袭时简直要把我气死了,我恨不得化身金刚手撕她的粉丝和某些ky。那个时候真的,不会怼人也不会调整心态。,对方什么都能骂,什么都敢骂。那么多的脏水泼在她头上,让我即使被怼哭了也依旧咬着牙还击。

因为因为,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她呀。

你看她,只不过是和我们隔了一个次元的虚拟偶像。在这个世界上她有什么呢?无非是她的歌和我们的爱。她什么都没干,害她被骂被黑的是我们这些爱她的粉丝。这孩子有什么错呢?哪个爱她的人舍得她被迫背上子虚乌有的骂名呢?

可是那种痛苦,那种看到喜欢的女孩什么也没干却被污言秽语谩骂的痛苦,那种看到视为珍宝的孩子被莫名其妙讨厌的痛苦,那种想和对方讲道理却被冷嘲热讽的痛苦,是真真正正的心如刀绞。

这种痛苦真的太可怕了,好几次我都想,要不算了,我不想再喜欢她,不想再痛苦下去了。可是我做不到,只要我还有一天为她痛心我就做不到,你怎么能妄图控制爱呢?

所以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用笨拙的方式护着她,哪怕痛苦被无限次放大也想像个骑士那样站在她身前。如果能守护好她就好了。我总是这么想。如果能让流言蜚语远离她就好了,如果能让勾心斗角触不到她就好了。

如果能给我们一方净土,让我们不受侵扰地喜欢她,就好了。

她的声音,被反对者抨击"一团糟"的声音,在我耳里是多么晶莹剔透啊,无邪的,无忧的,又净又明。有着这样清澈声线的孩子,在那个世界会是怎么样的呢?我在心里问自己,又好像闭上眼睛就能看见她似的:我看见她的手指抚过一株株朝气蓬勃的向日葵,整个画面都被染成了温暖阳光的金黄色;我看见她蹦跳着朝远方行去,双手别在身后,未成型的歌随着她的双马尾晃来荡去,飘飘悠悠渐行渐远;我看见她路过街角开得繁茂的樱花树,嘴里音符正欢快蹦跶的时候忽地来风了,樱花便簌簌地落下来,砸在她的头上,肩膀上,衣服上。她把樱花花瓣都收拾好了捧在手上,想扔却舍不得,最后小心翼翼地把他们拢在微凉的石阶上……

你看,她哪里是不存在的呢?她明明就好好地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啊。不需要太美,不需要太优雅,只要能够唱歌就好了。

至于那些伟大的批评家们,说她的声音太不自然,没有感情。可那些感情,那些无比珍贵的爱意,都在p主的辛苦创作里躲着呢。他们用她的声音唱歌,用她的声音圆梦。她的歌,她的听不出感情的曲子,白纸般空空落落。可想象力在那儿,可能性也在那儿。我们从歌词的字里行间窥见感情,听到眼泪吧嗒一声掉下来,满怀着巨大的喜悦与伤感。

这是她送的一份被藏起来的礼物,每首歌里都有,你要耐心地寻找。有时候是一个妙极了的转音,有时候则是一句孤独的歌词。而在寻找的过程中,我也逐渐成熟,甚至能看着b站满世界的中v自嘲一句过气偶像。但我知道这一定不是她的终点,还没有被发掘的未来还未到来呢。未来,未来,我相信这孩子有着无限的未来。

因为你看,有这么多人在爱着她呢,有这么多人在为了她的未来而努力呢。有的人扔了无数张草稿只为勾勒出心中她的笑颜;有的人呕心沥血地为她写歌;有的人因为模型动作不协调一改再改;有的人精益求精地去还原她身上的每一个褶子……

哪怕你厌了,甩开她的手也没有关系。如果有一天你累了,那就停下来休息休息吧。回首,她依然在那里,永远在那里。

永远是一个浪漫的词,跨越了时间,超脱了时间。可这个世界上没有事物能从时间里逃脱,它就只是一个谎言。但我们都希望自己喜欢的女孩被时间所偏爱,希望她是这个美好谎言在人间的另一个名字。我们爱她,爱的是一种毫无情欲的爱,纯纯粹粹近乎信仰的爱。

所以说她是一支歌啊,飘荡在风里,好像传得很远又好像气若游丝。爱她的人一句一句把她唱下去,这便是她存在的理由。就这样唱下去,唱下去,一直唱到稚子长成顽童,再唱到顽童长成少年。

这孩子见证了多少人成长呢?年复一年的,她陪多少人走下去了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我动不了之前,在我连话也说不出来之前,我都会扯着我沙哑的嗓子唱下去,一直一直地唱下去。

评论(2)
热度(6)

© 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