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男/女神Χ你|金毛组 补】病娇三十题 13~15

刀剑乱舞为什么要在我开点文的时候出大阪城活动呢?这怎么想都是阴谋啊!

我觉得一切都是假的,劳资写了这么多的物吉,照样没有小天使

本次人物:哈利奥斯本(小绿魔),物吉贞宗,般若
ooc属于我

13.哈利奥斯本(小绿魔)
"哈利?"你被眼前的变故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眼前金发的少年没有回答你的话,他默默地注视着你的眼睛,没有表情的脸上忽然勾起了一个病气十足的笑容。他有一张很好看的脸,即使是这样怪异的笑容也让他像个天使。

少年的嘴唇干裂,皮肤苍白。即便如此他的背依旧挺得笔直,身姿如一柄纤细的剑。

缓缓地伸出手,他轻轻触碰你的脸,温柔且满含爱意。对于一对情侣来说,这是一件普通的事,如果忽略掉你们间隔着的那一罩不知什么材质所造的笼子的话。

"我就要死了。"他低语,眼睛依旧注视着你。"是我们家族的遗传病,已经开始了。"

你的大脑乱糟糟的,初闻信息的惊讶,恋人即将逝去的恐慌悲伤,面对噩耗的无能为力,交织在一起。而相对的,你的疑问也愈发清晰:

为什么他要用笼子把你关起来?

"你一定猜不到我有多爱你。"他依旧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只是用着纤细白皙的指尖在你的脸上滑动。

"在认识你的那天我就发过誓了,"他继续说,"不管用什么方法和手段,我们俩都一定要被绑在一起。"

他这么说着,语调温柔。浅色的眼睫轻轻地颤抖着,某种易碎的东西累在他的眼睛里,有一种极致的脆弱和美。

"我很害怕啊,害怕很多东西。不只是死亡。"依旧是那张天使一样的,你最喜欢的脸,现在正慢条斯理地摧毁你的神经防线。"很多时候我会想,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么样呢?"

"你会伤心一段时间,然后重新振作起来。你会找一个新的男朋友,和他恋爱,天天腻在一起。你和我做过的所有事情都会和他再经历一遍,不论是躺在草地上看星空,在海边漫步,还是冬天的时候拥抱着在火炉旁聊天,互相分享喜欢的书籍。"

"然后,你会像喜欢我一样喜欢他,所有曾经属于我的感情都被他继承了。这样,我就再也不是独一无二的了,你只会偶尔想起我来。等到你们结婚生子,经历我们没有度过的时光后,你就会慢慢把我忘了。往后在噩梦中惊醒,你再也不会下意识地喊出我的名字。"

"真可怕啊,是不是?"他轻声说。

其实已经很明了了吧?你被关在这里的原因。

"最最可怕的是,我们之间的爱不是对等的。"他又露出那种怪异却美的笑容。"我会为你做任何事,包括死亡。如果你从楼上跳下去,不管我们能不能一起上天堂,我都将和你一起跳下去。"

但是,如果情景反过来,你绝对不会陪着他一起跳楼。

这就是现实,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现实。

"但是,如果把你关起来的话,一切就不一样了吧?"他很兴奋地问,眼睛里满是狂热。

"如果我把你关起来,"他开开心心地假设,"我们就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了!你就再也不会离开我了!我们永远不分开!这真是太棒了!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你的眼泪不知不觉就下来了,落在地面,滴滴答答。他替你拭去泪水,璨然一笑的样子有一种很绚烂的美。

"不要担心,我知道我死了以后去不了天堂,见不到你。"

"但是,那个时候我也一定会拖着你,我们一起下地狱。"

14.物吉贞宗
你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正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有些吃力地转过头,你不出意外地发现了那个正沉睡的男孩。他和你盖着同一条毯子,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显得特别乖巧,像某种毛绒绒的小动物。

……笨蛋。你撇撇嘴,移开了目光。

他还以为是小时候吗?你们两个能够一起躲在箱子里,带上毯子枕头小风扇,一藏就是一整天?你莫名有些气恼,冲他哼了一声。把自己身上的毯子掀起,犹豫了一小会儿,自欺欺人般又朝他靠了靠。

"你醒啦。"正克制着自己的眼神不到处乱瞟,你在猛然间听到了男孩的声音,像他本人一样软软的,朝气蓬勃。

你变扭地往下拉拉自己的帽子,低低地嗯了一声。

"那我们出去好吗?"他牵起你的手,晶莹的指尖自然地搭在你的手背上。

"才不要!"你气鼓鼓地说,却没有甩开他的手。"反正在他们眼里,我是个小祸害。小祸害才不想见到他们呢。"

男孩子轻轻笑了起来,他很亲昵地把你的手放在他的脸上,温暖的浅色眸子注视着你。"他们还说我能带来幸运呢,可是你看,和我一起长大的你却没有被我的幸运感染啊。"

"这种事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你小声地嘟哝,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不知为什么,你总觉得今天的他,语调动作里有什么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某种隐秘的,晦涩的,见不得光的东西混在他的一举一动里。你说不出来是什么,但就是觉得奇怪。

"他们没什么好怕的,"依旧温和清润的音色,男孩子笑起来的时候,好像阳光那么温暖。"你只需要记住,我永远都会和你在一起就好了,我们可是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呢,你难道忘了吗?不要怕,你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好。"

"……花言巧语。"你终于憋出了一句话。心里有个地方温暖起来了,你也忘记了他的奇怪,只是单纯地高兴着。

很多年后的一个清晨,你想起了这一天。此时的男孩早已长成少年,眉目画一般精致。他变了好多,又好像有很多东西没有改变。至少现在,虽然他从背后拥着你入睡,你却依然能在脑海里勾勒出他的睡颜,一如当初的乖巧,好像一只无害的小动物。

可是现在的你却明白了,一切的无害分明都是假象。自从那一天开始,那个男孩的言语里分明都是暗示,举止里分明都是引 诱。他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划过你的皮肤,他的双眸似情非情地略过你的眼睛。于是暧昧滋生,情挑初现。

原来这么早就开始了啊。躺在他的怀里,你呆呆地想。

"诶?你醒了?"有温热的气息浮在脖颈,你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没有恼,而是用朝气满满的声音和你说话。"今天的你喜欢我有多一点吗?"他舔舔你的肩膀,音色温柔,好像撒娇一样。

你依旧沉默。

"还是一样的倔强……你还真是个小孩子啊。"少年苦恼地说,手指无比爱怜地抚摸着你的身体,"为什么不喜欢我呢?喜欢我难道不好吗?反正你以后也只能见到我了啊。"

"我可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哦,"像是在诉说一个秘密,少年的声音小了起来,"然后,我就想了很多让你也喜欢我的办法……但是你都没有上当。"

"好难过啊,你一点也不乖。"他叹气,不过忽然间语调又轻快了起来。

"既然这么不听话,也就是说,"手指上划,少年轻轻咬了咬你的锁骨。"我可以惩罚你了吧?"
15.般若
"学姐,难得遇见,我们一起走怎么样?"放学回家的路上,你的耳朵里突然传来男孩熟悉的声音,略显稚嫩却悦耳至极,清清爽爽的同时也甜得发腻。

回过头,你不出意料地看见了男孩那张足以被称为"艳丽"的脸。顶级美少年的一颦一笑都是一幅画,妖艳与清纯交织,诱惑与天真也混在了一起。即使是简简单单地笑着,也很难形容他给人的那种感觉。

美丽的,诱人的,爱撒娇的,引人犯罪的。

只是这位从入学开始就傲慢骄傲的学弟,不知为何特别缠你。明明只比你小几个月,耍起赖来却像小孩子一样。糖果被他咬碎了融进嗓子里,于是连他的声音都带着你不能拒绝的甜美。

不能拒绝,拒绝他本身就是罪恶。

所以你停下脚步,等着他来到你身边。

他很快便和你并排,两人一起向前迈进。你听着他讲他的同学和老师,时不时被他逗得咯咯笑。他边走边踢着小石头,侧脸在夕阳绯色的映照下莫名的精致。

"对了学姐,你记不记得上次文艺演出的时候那个扮成鹤的白毛?"忽然他转过头,冲着你眨眨眼,"他在我们班的人气可是很高呢,好多女孩子都托我来问你他的电话号码。"

"学生会方便也不是这么用的啊,"你吐槽,"你们班的人真是好样的,居然管我要我男朋友的电话?"

"那家伙真的是学姐的男朋友?"男孩子一脸意外。"听他们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骗人的呢,毕竟学姐你看到我的脸都面不红心不跳,大家都说你喜欢女的。"

你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在他腰间一拧。

这是个非常亲密的小动作,男孩子却毫不在意,依旧是轻轻地勾着嘴角,笑容炫目又妖娆。

"呐,学姐。"他扯扯你的衣角,故意拉长了调子压低了声音,"我和那个家伙,谁比较好看?"

微微抬起下巴,他知道自己从哪个角度看上去漂亮到让人无法拒绝。

快点承认我吧。这样隐秘的心思。

即使你有了男朋友,也不算什么。他这么告诉自己。

只要我在你眼里是特殊的,只要你是无法拒绝我的。心里的某处,金发的男孩露出迷惑世人的笑容。

那么我就一定能把你抢过来。

"学弟你是很好看啦,"美色的诱惑下,你嘻嘻笑,"但是我眼里我家白毛小智障最可爱。"

咔嚓。

碎掉了。

某些东西,碎掉了。

一直以来没有越境的道德观念,一直以来克制自己的隐忍。

就这么碎掉了。

呐,不公平啊。夕阳下,男孩看到心仪的女孩红着脸,眼睛亮得惊人。

明明是我先喜欢你的。耳朵拒绝接受信号,嗡鸣声充斥整个大脑。

明明是我先和你认识的。连笑容都维持不下去。

但是你为什么没有对我露出那种表情,一次都没有。视线里的女孩子一脸憧憬,娇嫩又羞涩的样子好像酒那样醉人。

撑不下去了,连最基本的礼貌也。

于是开始了,在心里构思无数遍的欺骗。

很轻易地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家里,学弟这个身份还真是好用。

礼貌地问她要不要喝茶,因为失眠偷偷买的安眠药终于派上了用场。

把她放在自己的床上,翻箱倒柜找到了常年在外游荡的父母留在家里的套。

近乎虔诚地把白色的夏季裙褪下去,密密地亲吻她修长的脖颈。

大人的时间过后,把她搂在怀里,忍不住发笑。

不知道她醒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评论(7)
热度(249)

© 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