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all婶|猎人有|阴阳师有】我对我家爱爬墙的主上绝望了 上

这几天沉迷猎人,特别是奇犽宝贝儿,他真好看,诸君我好像恋爱了
由这篇其实可以知道我喜欢的类型……纤细精致的美少年什么的,反正我不太喜欢成熟大叔型,只有脸新鲜美丽的平安老刀某髭切和某鹤丸也很符合我的审美
其实除去正太们,人家最喜欢的还是安定宝贝儿啦♥
以及诸君,猎人的乙女游戏是我杜撰出来的!不存在的!假的!tan90度的!
以及一发文网就出问题什么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摊手)

婶婶崩坏次元体制,我不管我就是要这么写(被打)
请食用吧诸君,愉悦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萤丸看见审神者又在两眼放光地抱着手机时,就觉得大事不妙。

上次审神者这么抱着手机,发出嘿嘿嘿的痴汉笑声后的几个星期里,有一个莫名其妙说是来找阿妈的阴阳寮来认亲,一大群怪模怪样的妖怪嚷着要见他的主上。虽然最后妖怪们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他的主上,可中间过程可谓波折起伏,精彩万分。

比如有一个叫般若的妖怪肩上盘着的毒蛇吓哭了了五虎退引得一期一振紧急拔刀啦,有两个粉红色的女妖怪一直腻在一起散发着百合花的香气看得乱脸红心跳直嚷着要变性和主上百合啦,自称是本大爷的据说是茨木童子的白毛妖怪炸毛和两只源氏差点把本丸拆了啦等等,堪称年度大戏,十分精彩,鹤丸看了都要叫好!

然后众妖和众付丧神被自家阿妈(主上)的一声尖叫吓了一跳。付丧神们自然是心里暗喜,众妖则大呼不妙,不料审神者的下一句话,就将形式彻底逆转了过来。

"啊啊啊我看到了活的小鹿小天使活的茨木宝宝!!啊啊啊姑姑我宣你啊我要被你带走啊!!!草papa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呜呜呜我要死了!!!般若你真好看啊啊啊我要给你打一辈子的call啊!!……"

诸如此类的话,让萤丸目瞪口呆。他看着自家捂着脸不停尖叫的主上,内心一片茫然。

喵喵喵???他记得主上好像不是这个人设啊!!!

合着他第一次见到的那个笑容温暖的小姐姐是假的啊!亏他还因为她的摸头脸红呢!亏他还在心里三百六十遍不停回放她眨着浓密睫毛的侧脸呢!那个在太刀组打刀组轮番色 诱开寝当番下无动于衷的审神者是假的啊!骗人骗人骗人!为什么主上面对他们的时候就可以这么淡定啊!

战斗力max的银发男孩内心瞬间滑过一大片吐槽弹幕,大脑比当机好不了多少。他麻木地看着审神者一边顶着爆红的脸去拥抱一个坐在竹子上的幼齿女孩一边感叹着"月亮小公主超可爱啊嘤嘤嘤",恍惚中听到身边的清光近乎崩溃的碎碎念"那家伙哪里有我可爱哪里有我可爱主人为什么抱她不抱我",以及今剑咬牙切齿的"什么大天狗啊还没有岩融高呢腰间挂个破面具丑死了",觉得这真是他刀生中最糟糕的一天。

好在妖怪们待的天数不多,柺跑他们家主上的阴谋也没有成功,但是付丧神们内心依旧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主上对妖怪们的性趣值明显比对付丧神多好几倍啊!这样下去被拐走只是时间问题啊!

当晚本丸便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审神者开启寝当番。终于,在短刀组的眼泪之下,胁差组的眼神攻击下(某色 情高中生被关在门外),打刀组打的回忆牌之下(某粉毛变态被捆起来),太刀组的有颜色的逼诱之下,本丸终于开通了寝当番服务!

可喜可贺!

"先说好了,我可是随时会爬墙的啊,"好像是本丸喜极而泣的气氛太浓了些,审神者有些不安地往后缩了缩身子,小声地嘟哝着,"到时候你们可别后悔啊。"

后悔?肖想审神者时间最长的鹤丸国永呵呵一笑,那玩意儿就像限锻,不存在的。

后来,随着寝当番走向正轨,大家也差不多忘记了审神者当初说的话。萤丸自己也有过寝当番的经历,怎么说呢,的确是让人又舒服想起来又脸红的福利啊。

膝枕真是太好了!怪不得大家都想要寝当番!

正红着脸回忆主上大腿的触感,萤丸的思绪忽然被审神者的一声怪笑打断了。

"诶嘿嘿嘿奇犽真好看!我要给三少生小揍敌客啊!"

这好像是主上最近迷上的一款乙女恋爱游戏,萤丸回忆,唔,听说是照着几百年前一个经常太监的作家的作品改编的,人气很高的样子。主上之前攻略的那个金毛叫什么来着?酷拉皮卡?

"你这女人在乱说些什么啊!"男孩恼羞成怒的声音响起,在大屋里显得极突兀,"什么生小揍敌客的,你脑子坏掉
了吧?"

微乱蓬松的银发,蓝色的猫眼。男孩穿着简单的衬衫短裤,却一点也掩不住他咄咄逼人的骄傲。

"我可能正在做梦呢。"审神者转过脸,一双眼睛闪闪发光。

于是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尖叫道:"啊啊啊啊啊三少爷啊啊啊我要原地三百六十度托马斯旋转螺旋升空了啊啊啊!他好看得就像天使一样啊呜呜呜呜呜!"

萤丸:面无表情.jpg

奇犽:mdzz.jpg

"这是哪里?"警戒的声音,金发的少年就这样出现在她的眼界。精致得近乎女气的脸,明显民族风格的衣服,以及和奇犽熟悉的态度,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很奇怪的,审神者却一脸平静。

"萤丸。"

"诶??"

"我已经死了。(○'ω'○)"

然后萤丸又一次麻木地看到主上像个初恋小姑娘似的红了脸,她的手在不停地揪着自己天空色的裙子,好像在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似乎下定了决心,姑娘抬起自己汪着一潭秋水的眸子,声音带着奇异的娇嫩,"你们……还记得我吗?"

"这是当然了……"转过脸来咳了一声,名为酷拉皮卡的金发男孩避开了和她的对视。

完了。萤丸的脑子里只剩这两个字。

果不其然,审神者喜笑颜开,她冲过去就抱住了凭空出现的两个男孩,"这里是我的家!"她很兴奋地说,"来这里玩吧!我很欢迎你们光临!"

不!完全不欢迎!

一旁的萤丸表示心在滴血。

文中审神者的反应就是我的反应,我知道你们也一样。

评论(19)
热度(197)

© 二丫-赤城加贺结婚吧 | Powered by LOFTER